• 中文
    • English
  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姜孝淳:会走的桌子(朝鲜民间故事)

        到去年年底,元九还是一个功课不好的学生。一到学期末,打开他接到的成绩表,里面净是些鸭子形的“2”和老婆婆形的“3”。

        可是,这回他所有的功课都得了五分,成了成绩最好的学生。

        元九能有这样好的成绩,是同老师的精心教导、同学们的帮助和妈妈的关心分不开的。不过,除了这些,还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。

        现在就来说说这个有趣的故事吧。

        从前,元九读书不用功,但是却挺喜欢收存东西。每当妈妈给他钱零用的时候,他就把钱省下,买些画册和杂志什么的。他经常买,可是从来没有读过一次。买回来的东西越来越多了,有的放在小箱里,有的摆在桌子上。元九看着它们,心里乐滋滋的。

        他常常把书拿出来,可是并不想读,而是数数有几本了。桌子角上那些书一本本加厚起来,他觉得多么满足啊!

        一个星期天,元九在整理自己的小家当。小箱里有飞机模型材料,有用了没有几张的笔记本,有用过一半的铅笔,有画了几笔的图画,

        还有一些别的没做成功的东西。元九把它们拿出来,堆成了一个杂乱的摊子。

        元九又从小箱里拿出几张成绩单,呆呆地望着它们,象一个石头人,坐着一动也不动。

        元九看了一阵成绩单,摇了摇头,啧了几下嘴,想着什么。

        元九不知为什么忽然又把拿出来的东西放进了箱子。

        他忽然想读书了,便从书包里拿出书,坐在桌子后面,开始读起来。他先打开算术书,一只手托着腮,一只手拿着笔,书旁边放着笔记本。他在脑子里研究着乘法。

        想了半天,什么也没弄明白,急得不停地搔头。

        元九虽然想用点功,可是不知不觉地竟打起盹来。

        突然,不知是谁在说话。元九吃了一惊,四下张望起来。

        找来找去,什么也没找到,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。他怎么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。

        元九大气不出地仔细听着。

        “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下去了!”

        在闹嚷嚷的吵声中,这句话特别响亮,震动着元九的耳鼓。

        元九睁大了眼睛,又倾听着。

        “对!今天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!”

        这声音象一阵鼓,分明是从小箱里发出的。

        元九悄悄地走向小箱,从小箱的孔上朝里看去。

        “同志们,现在还相信懒孩子元九吗?元九是永远也不会满足大家的要求的,他就知道把大家朝这个箱子里塞!所以,我说,咱们应当从懒孩子元九手里挣脱出去!”

        这是今天刚买来的报纸说的。

        元九一听,心里象揣了个兔子,怦怦直跳。

        报纸又不急不慢地说:“现在,我们的朋友们都在做着有意义的工作,可是,我们做过什么工作呢?”

        小箱里的东西听了报纸的话,都不作声,不停地咕咕咽着唾沫。

        “现在,强盗闯进了咱们的祖国,杀人,烧房子,抢东西,人们都在拿出所有的力量打敌人。这正是咱们贡献力量的好机会!大家不要再等懒孩子元九了,赶快拿出力量跟敌人斗争吧!”

        报纸刚说完,飞机模型材料站起来说:“完全正确!这样下去,我一辈子也不能飞。我再也不相信元九了,我要飞出去和敌人作战,赶走敌人!”

        没等它说完,画册们便挽着手站起来说:“为了我们,有多少人出了多少力!他们曾经多么珍惜我们啊!可是,这成了什么样子,躺在黑暗的箱子里……”画册们没说完,就流出了眼泪。

        “哼,不但你们是这样!我是为了告诉人们英雄的故事、老师的有益的话和孩子们盼望的好消息才到世界上来的。为了把这些好消息告诉人们,我又来到这里。可是,我到这里来已经三个月了,元九却从来没读我一次,元九大概是不认识字,我看,不如赶快离开这里!”

        杂志也赞成画册的话。

        杂志刚一说完,铅笔从箱子的一角哒哒走了出来,它满身伤痕,腿上的皮一块一块地被削去了,头上也净是些牙咬的印子。它站在箱子当中,无力地说:“我到世界上来只留下了一些难看得要命的丑字迹,真叫人寒心呐!请大家看看这些!”

        铅笔请笔记本翻开元九写的字给大家看。笔记本愁眉苦脸地把自己的胸膛翻开来。

        本子上没有一张纸是写满字的,有的纸写几个字就被涂得黑乎乎一片。

        元九的脸呼地一阵热起来,他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。

        “但是,我并没有死,我还有力量生产许许多多的字,我要找一个好孩子,努力工作!”

        铅笔说罢,蜡笔又滚到当中站起来,朝四面看了一下说:“有这种倒霉遭遇的不光是你们,请听听我的遭遇吧,你们会感到比我还好些哩!”

        蜡笔拿出一张图画,指着说:“同志们!请看,把我糟蹋成什么样子,难道这还不够倒霉吗?!”

        这根本不是什么图画,而是胡乱涂抹的东西,既难看又莫名其妙。

        蜡笔放下这张纸,接着又说下去:“这还不算。头几天,他拿着我去了一趟民主宣传室。当时我想,这回可好了,大概他要用我画民主宣传室墙报上的画了。可是谁知他并没有这样做,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!”蜡笔说到这里,气愤地冷笑了两声,继续说:“民青叔叔们把墙刷得多白呀,可是他却在墙上画了一只凶恶的怪兽。就是这样糟蹋我宝贵的身体!简直把我气得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!”蜡笔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又说:“可是,我还活着,我还有勇气,我要和大家一起拿出力量来,达到目的!”

        蜡笔向大家说完了自己的经历,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        蜡笔刚说完,最后面的成绩表走了出来,大声说:“听了同志们的话,我完全了解同志们为什么要下这样大的决心。我正因为不知道这些情况,才一直被懒孩子元九骗到今天,气死我了!

        “同志们,我们既然知道了自己的错误,就要改正。请大家不要再相信元九吧,我们要用自己的力量从这里挣脱出去,寻找好孩子!”

        “对!”

        “对!”

        “同意这个意见!”

        四下都这样回答。

        不但是小箱里的东西这样回答,就连书包和帽子等等也你一句我一句地这样回答。

        这时候,桌子开口说:“我看大家先不要太急躁,也许到时候元九会用功的,咱们等等再说吧。”

        听了这话,所有的东西都跳了起来,嘁嘁喳喳地说:“哼!等也要有个限度啊!”

        “好吧,就让桌子叔叔等下去吧。”

        “要走就走吧,我看你们有什么办法走出去!”桌子扑哧一声笑着说。

        “请你放心,我可以把大家载到任何地方去!”

        飞机模型材料不服气地说。它立刻格楞楞地安装成了一架飞机。

        “请大家坐上来吧!”

        所有的东西都乘上了飞机,飞机呼隆隆地吼了一阵,开始飞了起来。

        元九慌了,想伸开两手拦住飞机。可是不知怎的,手一点也不听使唤。他想喊,可是不论用多少力气喊,什么声音也喊不出来。

        元九无可奈何地看着飞机呼呼地飞出去,流下了眼泪。

        飞机飞过田埂,飞过稻田,又刷地一声越过了山头。

        就在这时候,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格登格登的一阵响声。

        元九回头一看,吓得倒退了几步。原来是屋角上的桌子正大踏步地朝外走。

        元九眼里含着泪水,急忙伸开两手堵着桌子的去路。可是桌子的力气太大了,元九没能堵住它。

        桌子气势汹汹地说:“躲开!现在我已经不属你管了!”

        说罢,它推了元九一把,理也不理他,走出去了。

        元九被推倒,滚到院子里去了。

        他爬起来,追了上去。

        桌子格登格登地走上了村头的坡路。元九跟在后面不停地追着。

        桌子转了一个弯,朝民主宣传室走去。

        有许多人在民主宣传室里看书报杂志。桌子走到民主宣传室门口,呼地一声打开了门,跳了进去。

        屋里的人见是桌子,都站起来,兴奋地说:“噢,是桌子来了,辛苦了!”

        “从现在起,我要住在这里。”桌子说罢,就在屋里找个地方停了下来。

        人们高兴地走到桌子旁边,围着桌子坐下来,继续看书报杂志。

        元九想跟着桌子进屋,可是门关得紧紧的。他拚命在外面敲门,屋里没有人理他。元九急得抓紧门环,两脚用力蹬着地拉门。门哗啦一声打开了。

        这时候,不知从什么地方跑来一只哈巴狗,张口就咬元九。元九吓得直哀求:“让我进去吧,我的桌子在里边。”

        “懒孩子不能进去!”哈巴狗说着,咬住元九的裤角,把他从门槛上拖下来。

        元九垂头丧气地被赶了出来。他多么想把桌子找回去啊,在窗外走来走去,眼睛盯着屋里的桌子。

        这时候,传来一声怒吼:“抓住这家伙!”

        元九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呀,原来是头几天他画在墙上的那只凶恶的怪兽,正张大血口要来吃他。

        元九感到这一下子可完了,便想拔腿逃走。谁知两条腿不听使唤,任你怎样跑,仍然在原地不动。

        “救命啊!”他放开嗓门喊,可是总喊不出声音。

        凶恶的怪兽的爪子眼看就要抓住他了。怪兽说:“你这个家伙!是你把我画成这样子的吧?因为你,我挨了多少骂,嗯?你这个家伙!”

        元九想用力逃走,但是凶恶的怪兽的爪子已经抓住了他。

        “妈呀!”元九放声叫了起来。

        “怎么啦?什么事?”元九的妈妈过来摇着元九的肩头问。

        元九猛然醒来,一看,原来是做了一个可怕的梦。他这才放了心,用手揩着额上的汗。

        元九朝四下看了一眼。他打开了小箱子,箱子里的东西都安静地躺在里面。放在屋里的桌子、挂在墙上的帽子和书包,都原封不动地在那里。

        “你大白天做了个什么可怕的梦?”妈妈问。

        元九一面整理着箱子,一面把梦里的事告诉了妈妈。

        妈妈点头说:“是喽,因为你不用功,所以才做这样的梦。”

        元九没等妈妈说完,就飞也似地跑向民主宣传室去。他跑到那里,把头几天画在墙上的凶恶的怪兽擦去了。

        打这以后,元九再也不随便对待自己的那些东西了,他把它们当做自己的朋友。每当读书的时候,元九就先和自己的朋友说上一阵话。

        每当写完了字,他问铅笔:“怎么样?写得可以吗?”

        这时元九的脑海里就浮起铅笔离开他飞走的情形。

        “不,不成,还应当写得再好些!”铅笔摇头说。

        元九听了铅笔的话,就把字擦去,端端正正地重又写上。只有在元九把字写好了之后,铅笔才满意地点点头。

        元九画图画的时候,也要和蜡笔说一阵话,问它们应该用什么颜色。要是元九用错了颜色,蜡笔就会说:“这可不行!”

        这时元九就聚精会神地挑选合适的颜色把画画好。

        他想买报纸和杂志了,先不向父亲要钱,而先向早先买来的报纸和杂志征求意见:“新的一期出来了,可以买吗?”

        “不可以,因为你只是一个人读了我们,从来也没讲给别人听!”

        元九听这些曾经飞走过的报纸和杂志一说,就连忙把它们的内容讲给妈妈和同学听。

        可是它们又说:“还不成,你光读短的,长的为什么不读?”

        元九又在当天把长文章读完。

        自从元九做了那个可怕的梦以后,妈妈也很关心他的学习。

        如果元九在外面玩得太久了,妈妈就会说:“你再这样,桌子又要走了,那时候你怎么办?”

        元九就再也不这样玩了。

        这样过了一些时候,元九对学习发生了兴趣,也会爱惜东西了。

        他在笔记本上写字再也不留空白了,因为一有空白,笔记本就会说:“这样浪费可不行!”

        他削铅笔时,如果不小心把铅芯削断了,他就会红着脸请铅笔原谅:“对不起,我下次一定小心!”

        元九把铅笔使成很短很短的铅笔头,也舍不得扔了,因为有一次铅笔头告诉他:“套上一节竹子不就可以写了吗?”

        当时元九就很不好意思地跑到院子里去,找来一节竹子插在铅笔头上。这以后,铅笔头果然又写了许多字。

        现在,元九的同学都下决心要向元九看齐,努力学习和爱惜东西。墙报上还经常出现表扬元九的文章。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8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  • 今日签到
      • 累计签到

      暂没有数据

    • 站长
      站长
      知识,奉行,知行合一!
    • 观棋君章伟
    • ~☆天龙☆~
    • 山东作家
    • 陆明
    • 但事实上
    • 庚一先生
    • 李青霜
    • 蒲松龄
    • 莫言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发表内容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