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读书频道
    • 中文
    • English
  • 注册
  • 最新发布
  • 昨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我梦见一个声音对我说,“请原谅,打扰了您先前的那个梦,可是我有一个紧迫的问题,只有您能帮我解决。”我梦见我回答说,“不要客气,那也不是什么好梦,只要我能帮助你——”“只有你
  • 这是在夜间,他①又是一个人。他看见远远的有一座圆形城的城墙,便向这城走去。他走近了时,听见城里有欢乐的脚步声,喜悦和许多张琵琶嘈杂的弹奏声。他敲门,有一个守门人给他开门。他看见一所大理石的房屋,屋前立
  • “它原来就在那儿!那儿,你们看见了吗?就在特立尼达岛上的洋面上,北纬九点二二度。不可能弄错!”醉汉用又脏又黑的指着敲头一张到处浸染着油渍、残破不堪的地图,他每一声急切的肯定都引得围在我们桌边的渔民和码
    读经堂主人读经堂主人 法国 2023-12-06 90 0
  • 煤光了,桶空了,煤铲无精打采,炉子吐着凉气,房里滴水成冰;窗外挂霜的树叶枯干僵硬,天空俨然是一枚银盾,挡住所有乞求帮助的人。我必须搞到煤,我不能就这样背对冷漠无情的炉子,面向冷漠无情的天空被活活冻死,
  • 再怎么伤心的人,也不得不吃东西。咒骂了女人、食物及其他人们追之不倦的事物之后十六个小时,丹顿来到街角的一家杂货店,吞了一份凤梨圣代,两份花生酱三明治,一块掺了麦芽糖的双层巧克力,外加一袋饼干。店里有个
  • 妈妈为我做三明治做到一半时死了。如果我知道那会要她的命,我就不会要求妈妈做了。以前她做三明治给我吃都没事,为什么这么突然?我爸爸也不知道为什么。但是,我们不太谈这件事,我们根本很少谈这件事。有时候我们
    读经堂主人读经堂主人 妈妈 2023-12-06 65 0
  • 伸长脖子,我眯着双眼,仔细向前方望去,没错,确实是30号,我从衣袋取出乘车证,另一只手向巴士挥摆。糟了!都十月了,我的乘车证仍旧贴着九月份的月票。那么,十月份的月票呢?我连忙从衣袋里掏出皮包,三翻四覆
  • 在某领主的领地内,有一个农民,每年照例都很勤勉地种他的水稻。那一年,樱花开得稍嫌早了些,不过水稻倒都成长得很好,只有某一个角落上的,甚至于都到了秋天了,依然还是一片绿。那些水稻结了稻穗,稻穗是绿的,收
  • ……有一次我从乡下去莫斯科,在某个省城里待了两天。第二天早晨一个农民的妻子来见我,那农民是从我们家领地上到这里来经商的。她着急得不得了:丈夫已经坐了六个月的牢,她听到风声,说快要判刑了。我把案情询问了
  • 他一进门,就出来一个白发老头。青年推销员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。“喔,喔,可回来了。你毕竟回来了。”老头脱口而出。“老婆子,快出来。儿子回来了,是洋一回来了。很健康,长大了,仪表堂堂!”老太太连滚带爬地出
  • 加载更多
    弹幕互动暂停滚动
    发表
    • 今日签到
    • 累计签到
  • 读经堂主人
    读经堂主人
    今天13:35
  • 读经堂主人
  • ahfanxin
  • fanxin
  • 每日诗词

    挑选中...

    暂没有数据

  •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