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回 赃国公畏贤起敬
海公大红袍传
第十九回 赃国公畏贤起敬
作者:佚名  |  字数:3398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1-10-09 19:49:21

  却说旗牌出言不逊,恼了海公,吩咐衙役,拖翻在地,重责四十大毛板,然后说话。左右答应一声,立即上前,不由分说,将旗牌摔到阶下,按着头脚,一声吆喝,大叫行杖,打了十板。旗牌咬着牙根,只是不肯求饶。海瑞看了如此,大骂衙役畏惧,不敢用力,便亲离座位,夺过板子,尽力打去,竟不计数,约有五十余板,打得旗牌叫喊连天,皮开肉绽,鲜血迸流。叫道:“好打,好打!”海瑞怒气未消,令人取过链子来,自己与旗牌对锁着,吩咐退堂,一同来见志伯。

  

  却说志伯的船只业已傍岸,所有县属城守捕衙,俱来迎接。

  

  志伯既登了岸,却不见知县,便问各官道:“知县何处去了?

  

  却叫本爵到哪里去住?”捕衙跪禀道:”本县因要办公事来迟,谅即来也。”话尚未毕,只见旗牌与那知县对锁着,一路迎上前来。志伯见了,不知什么意思,便吩咐县官,快上前问话。

  

  知县即便上前禀见,志伯道:“贵县为甚与本爵的旗牌共锁?

  

  请道其详。”海瑞道:“只因贵差来县,勒要备办供应,并要纤夫、船只,将卑职的公堂闹了。所以卑职将贵差打了,对锁着来见国公请罪。”志伯听了,心中大怒,道:“原来如此,且到县里说话。”吩咐先将两人的锁开了,随即来到县衙,升堂坐下,传知县问话。

  

  海瑞昂然而入,打躬毕,侍立于侧。张志伯道:“本爵并非私行,乃是钦奉圣旨,稽察天下仓库案牍。所到地方,理应供些夫马。所以本爵欲到之处,预将令箭传知前途,以便你等备办。贵县何故竟将该差痛责,岂非辱藐本爵么?”海瑞道:“上司往来,地方官迎送出境,此是自然之理。但贵差到署,勒要纤夫百名,大船五十号。想此际正在农夫力田之时,本县百姓,皆是耕作食力的。顷刻之间,哪有百名人来?况且小县地方,一时焉有许多船只?故此卑职略为推延,以为赶办。而贵差则擅作威势,公堂谩骂,欺藐官长。故此卑职将他责打,以警将来,万乞恕罪!”

  

  志伯道:“本爵乘船而来,每县只当送出本境,便要换船,难道不该觅船的么?那船只又大,近因冬旱水浅,必须用人牵缆,始得过去,难道纤夫也用不着的么?至于船只五十号,自有本爵的东西装载,故此开明数目,以免滋事。今贵县一些不曾预备,又将我的差官责打,明明是欺藐本爵,本爵难道没有斩知县的利刃么?”海瑞从容进曰:“国公钢刀虽利,不诛无罪之人!卑职自莅任以来,一向奉公守法,并不曾虐民媚上。

  

  今国公既钦奉圣旨纠察奸邪,盘查仓库,皇上之意,本是为民,今国公至此,适足以扰民也。卑职不自揣度,有言奉告,伏乞容诉一言,即死亦瞑目。”志伯道:“你有什么言语,只管说来。”

  

  海瑞说:“且说朝廷差公抚恤天下,问民疾苦,纠察官吏,意盖至良也。公身为大臣,仰荷重爵,自当仰体圣意才是。怎么动以游骑先行,百般滥勒?所过州县,勒令补折夫价银若干两,饭食钱若干两,又仍复勒要酒食、船只、夫马,否则以天子之命而挟制之。州县既竭营资财,民亦备极劳苦。然从无不取民之官,一旦营办不齐,必致多方搜括。万民之膏,饱其贪壑,此岂身为大臣者之事也?窃为公不取矣!”

  

  志伯听了,满面羞惭,不觉怒发冲冠的大声作色道:“何物知县,敢揭我短处?”吩咐左右推出。海瑞急止之道:“死固不可辞,然亦有说。”志伯问道:“还有何说?”海瑞道:“卑职开罪明公,罪固应死。而明公受贿百万,又当如何?”

  

  志伯道:“你却哪里见来?”海瑞道:“三十余号沉重满载之船,内是何物?”志伯道:“三十余船,乃是奉皇上特谕,沿途采买下的瓷器、花盆等物,怎么说是赃物?”海瑞道:“皇上大内所需各项器皿,例有各省进奉,何劳圣虑,特以巡边大臣采买,而启天下之疑心耶?”志伯被海瑞这一句说话倒住了口,却无言可答,怒道:“这是本爵之事,不要你管。”海瑞道:“明公说是不要卑职来管,卑职亦要与皇上算一算账。明公自出京以来,所过州县,多者二三万,至少者一万余两,统计所过州县一千有奇,计赃百万不止。此事只恐明公他日归朝,未免招人物议。今海瑞既已问罪,谅亦难逃一死。但死亦要具奏天子,俾知海瑞曾亦与国家出力,死且不朽矣!”即从袖里取出一个算盘来,对众人算计道:“明公一路而来,大约共有赃私三百余万。”志伯满腔惭怒,只恐海瑞认真,纵然杀了他,也不得干净,遂笑道:“你这厮,我看来乃是疯颠的。”吩咐从人赶了出去。海瑞大笑道:“这是卑职的公堂,明公要赶卑职到哪里去呢?且请息怒,海瑞不过与明公戏言也。”志伯就乘机道:“须属戏言,下次却不可如此,免人看见,只当是真的一般。本爵且住你的衙署罢。”海瑞道:“当得如命,但敝署隘窄,恐不足以息从者,奈何?”志伯道:“不妨,只本爵与三五亲随在内,其余悉在外边,不搅扰贵县。”海瑞应诺,便请志伯入内,至花厅住下。海瑞并不相陪,一面提犯审讯。少顷,家人搬了四味荤菜,两盆素菜,一碗清汤,一壶水酒,说道:“家爷现在公堂审案,不得奉陪,望乞公爷勿罪。”

  

  志伯看了,不觉哑然而笑道:“你家太爷,既有公事,只管自便罢。”遂将饭略用半碗,连酒也不吃。那亲随的人亦是这些饭菜,各人肚里好生不悦,然见主人都不言语,也只得忍耐。志伯被这海瑞当着众人抢白一场,心中大怒,便唤亲随来吩咐道:“你且到外面看这海瑞做甚勾当,即速回来报我。”亲随领命,悄悄的来到外边,只见海瑞正坐在大堂,提了一干人犯,在那里审问。亲随见了,急急回来报之,志伯便私到堂后窃看。只见海瑞口问手批,顷刻之间,把几案的事一一了结,无不欣服。

  

  志伯回到花厅,自思此人果有卓然之才,只是可惜了,不得展其骥足。又转念他今日如此行径,倘若认真与我作对,这便如何是好?看来他在此地决得民心,如此能廉耿介,必定一些破绽都没有的。我却拿什么来参革他?一味的胡思乱想,自不必说。

  

  再说海瑞把公事办完,退了私衙,唤了海安吩咐道:“你明日可领着三班衙役,共二十名,在码头听候。明日他起程之时,本县却与你等牵缆就是。”海安道:“小的们当差牵缆,固然本该的。但老爷身为民牧,怎么反去作此下贱之事?即此衙役,亦当无当差之理。老爷何不唤那各处的地保前来,吩咐叫他立传数十名民夫就是。”海瑞道:“这是什么话!现今秋收之期,禾稻将次登场,若是抽取他,如何防守相望?倘有失窃,岂不枉了他们数月劳苦?这却使不得。你只管依我去做,不必多言!”

  

  海安应诺,即到外厢唤起差役,将海瑞的言语,对他们说知。众役听了笑道:“我们在本县,也当了十数年的差,并未曾见代民当过夫役的。不特不会,抑且失了衙门威风。烦大叔代回一声,只说并无例,求太爷另唤民夫就是。”海安道:“便是我亦这般说,怎奈老爷不依,说是恐失农务。你等只管伺候,明日老爷也来相帮我们呢!”众役听说是太爷都帮着牵缆,不敢则声,只得应允。

  

  次日,志伯天尚未明即便起身,海瑞便来参谒,禀请盘查仓库。志伯道:“贵县的仓库,定然是够足的,不必查验了。

  

  本爵就要起马了。”海瑞道:“粗粝之饭,亦望明公一饱。”志伯道:“昨夜打搅不安。”即时吩咐起马。海瑞也不强留,相送出了县衙,来到码头。志伯下了坐船,张府家人正在那里乱嚷,说是没有纤夫。海瑞即与海安并差役等一同下了水,把绳头牵着。

  

  那些百姓看见,齐声道:“岂有此理!本县太爷是我们的父母,怎么都来当人夫,要我们何用?”大家都跳在水里,说道:“父母大人请上岸去,待小人们来牵缆就是。”海瑞道:“你们且去,休妨了大众的农务。”百姓齐道:“父母大老爷说哪里的话来,我们当夫,是应该的,怎么要连累太爷受苦?”

  

  遂一齐将缆头牵住。志伯看见,急令人传海瑞上船,谢道:“贵县如此爱民,真乃社稷之福。本爵回京,自当奏圣上,升官加级。”说罢,吩咐开船而去,连百姓也不用牵缆了。满城之人,无不赞叹。

  

  不说海瑞回衙,再说张志伯一路巡察过了,即日回京复命,先将赃物陆续缴到严府。是时严嵩已为丞相加大师,权倾人主。

  

  当下严嵩唤了来人讯问志伯行径。志伯家人道:“家爷一路都已照中堂的言语行事,有清单豆上。”严嵩即令取来观看,只见:河南省:共得白银五十三万,土物玩器共一百一十二箱。

  

  山东省:共得白银四十二万,土物玩器共三十九箱。

   

  浙江省:共得白银三十六万,土物玩器共七箱。

  

  江西省:共得金条五十八条巡抚送,白银四十万,土物玩器共七十六箱。

  

  江苏省:共得白银六十万梁太昌送,土物绸缎共一百箱。

  

  广东省:共得黄金一百二十条关差邹炳春送,洋钟表共一百八十架,翡翠犀石念珠两副、洋货匹头五百箱,白银共七十万。

  

  其余各省俱是六十万,土物不等。严嵩看了大喜。立即吩咐严二,照数收贮,待等志伯复旨后,再为瓜分。

  

  正是:下虐民和吏,饱填贪壑中。要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设置

阅读背景
字体大小
A-
14
A+
页面宽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