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回 颠倒神思书中藏倩影 缠绵情话林外步朝曦
啼笑因缘
第三回 颠倒神思书中藏倩影 缠绵情话林外步朝曦
作者:张恨水  |  字数:8981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1-10-13 15:14:01

  却说家树临走的时候,凤喜给了他一个纸包。他哪里等得回家再看,一面走路,一面就将纸包打开。这一看,不觉心里又是一喜,原来纸包里不是别的什么,乃是一张凤喜本人的四寸半身相片。这相片原是用一个小玻璃框子装的,悬在炕里面的墙上。当时因坐在对面,看了一看,现在凤喜追了送来,一定是知道自己很爱这张相片的了。心想:这个女子实在是可人意,只可惜出在这唱大鼓书的人家。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温柔之中,总不免有一点放荡的样子,倒是怪可惜的。一路想着,一路就走了去,也忘了坐车。及至到了家,才觉得有些疲乏,便斜躺在沙发上,细味刚才和她谈话的情形,觉得津津有味。刘福给他送茶送水,他都不知道,一坐就是两个多钟头。因起身到后院子里去,忽然有一阵五香炖肉的香味,由空气里传将过来。忽然心里一动,醒悟过来,今天还没有吃午饭。走回房去,便按铃叫了刘福来道:"给我买点什么吃的来吧,我还没有吃饭。"刘福道:"表少爷还没有吃饭吗?怎样回来的时候不说哩?"家树道:"我忘了说了。"刘福道:"你有什么可乐的事儿吗?怎么会把吃饭都给忘了?"家树也说不出所以然来,只是微笑。刘福道:"买东西倒反是慢了,我去叫厨房里赶着给你办一点吧。"说毕,他也笑着去了。

  

  一会子,厨子送了一碟冷荤,一碗汤,一碗木樨饭来。这木樨饭就是蛋炒饭,因为鸡蛋在饭里象小朵的桂花一样,所以叫做木樨。但是真要把这话问起北京人来,北京人是数典而忘祖的。当时厨子把菜饭送到桌上来,家树便一人坐下吃饭。吃饭的时候,不免又想到凤喜家里留着吃炸酱面的那一幕喜剧。回想我要是真在她家里吃面,恐怕她会亲手做给我来吃,那就更觉得有味了。人在出神,手里拿了汤匙,就只管舀了汤向饭碗里倒,倒了一匙,又是一匙,不知不觉之间,在木樨饭碗里,倒上大半碗汤。偶然停止不倒汤了,低头一看,自己好笑起来。心想:从来没有人在木樨饭里淘汤的,听差看见,岂不要说我南边人,连吃木樨饭都不会。当时就低着头,唏哩呼噜,把一大碗汤淘木樨饭,赶快吃了下去。但是在他未吃完之前,刘福已经舀了水进来,预备打手巾把了。

  

  家树吃完,他递上手巾把来。家树一只手接了手巾擦脸,一只手伸到怀里去掏摸,掏摸一阵,忽然丢了手巾,屋子里四围找将起来。怞屉里,书架上,床上枕头下面,全都寻到了,里屋跑到外屋,外屋跑到里屋,尽管乱跑乱找。刘福看到忍不住了,便问道:"表少爷!你丢了什么"?家树道:"一个报纸包的小纸包,不到一尺长,平平的,扁扁的,你看见没有?"刘福道:"我就没有看见你带这个纸包回来,到哪儿找去?"家树四处找不着,忙乱了一阵子,只得罢了。休息了一会,躺

  

  在外屋里软榻上,一想起今天的报还没有看过,便叫刘福把里屋桌上的报取过来看。

  

  mpanel(1);

  

  刘福走进里屋,将折叠着还没有打开的一叠报,顺手取了过来,报纸一拖,啪的一声,有一样东西落在地下,刘福一弯腰,捡起来一看,正是一个扁扁平平的报纸包。那报纸因为没有粘着物,已经散开了,露出里面一角相起来。刘福且不声张,先偷着看了一看,见是一个十六七岁小姑娘的半身相片,这才恍然大悟表少爷今天回来丧魂失AE?的原故。仍旧把报纸将相片包好,嚷起来道:"这不是一个报纸包?"家树听说,连忙就跑进屋来,一把将报纸夺了过去,笑问道:"你打开看了吗?"刘福道:"没有。这里好象是本外国书。"家树道:"你怎么知道是外国书?"刘福道:"摸着硬邦邦的,好象是外国书的书壳子。"家树也不和他辩说,只是一笑。等刘福将屋子收拾得干净去了,他才将那相片拿出来,躺着仔细把握,好在那相片也不大,便把它夹在一本很厚的西装书里面。

  

  到了下午,伯和由衙门里回来了,因在走廊上散步,便隔着窗户问道:"家树,投考章程取回来了吗?"家树道:"取回来了。"一面答话,一面在桌子怞屉里取出前几天邮寄来的一份章程在手里,便走将出来。伯和道:"北京的大学,实在是不少,你若是专看他们的章程,没有哪个不是说得井井有条的。而且考起学生来,应有的功课,也都考上一考。其实考取之后,学校里的功课,比考试时候的程度,要矮上许多倍。所投考的学生,都是这样说,就是怕考不取。考取之后,到学校里去念书,是没有多大问题。"家树道:"那也不可一概而论。"伯和道:"不可一概而论吗?正可一概而论呢。国立大学,那完全是个名,只要你是出风头的学生,经年不跨过学校的大门,那也不要紧。常在杂志上发表作品的杨文佳,就是一个例。他曾托我写信,介绍到南边中学校里去,教了一年半书。现在因为他这一班学生要毕业了,他又由南边回来,参与毕业考。学校当局,因为他是个有名的学生,两年不曾上课,也不去管他。你看学校是多么容易进!"他一面说话,一面看那章程。看到后面,忽然一阵微笑,问道:"家树!

  

   

  

  

  你今天在哪里来?"家树虽然心虚,但不信伯和会看出什么破绽,便道:"你岂不是明知故问?我是去拿章程来了,你还不知道吗?"伯和手上捧了章程,摇了一摇头笑道:"你当面撒谎,把我老大哥当小孩子吗?这章程是一个星期以前,打邮政局里寄来的。"家树道:"你有什么证据,知道是邮政局里寄来的?"

  

  当下伯和也不再说,一手托了章程,一手向章程上一指,却笑着伸到家树面前来。家树看时,只见那上面盖了邮政局的墨戳,而且上面的日期号码,还印得十分明显。无论如何,这是不容掩饰的了。家树一时急得面红耳赤,说不出所以然来,反是对他笑了一笑。伯和笑道:"小孩子!你还是不会撒谎。你不会说在怞屉里拿错了章程吗?今天拿来的,放在怞屉里,和旧有的章程,都混乱了。新的没有拿来,旧的倒拿来了。你这样一说,破绽也就盖过去了。为什么不说呢?"家树笑道:"这样看来,你倒是个撒谎的老内行了。"伯和道:"大概有这种能耐吧!你愿意学就让我慢慢的教你。你要知道应付女子,说谎是唯一的条件啊。"家树道:"我有什么女子?

  

  你老是这样俏AE?我。"伯和道:"关家那个大姑娘,和你不是很好吗?你应该……"家树连忙拦住道:"那个关家大姑娘,现在在什么地方,你知道吗?"家树本是一句反问的话,实出于无心,伯和倒以为是他要考考自己,便道:"我有什么不知道?她搬开这里,就住到后门去了。你每次一人出去,总是大半天,不是到后门去了,到哪里去了?"家树道:"你何以知道她住在后门?看见他们搬的吗?"

  

  这时,陶太太忽然由屋子里走出来,连忙把话来扯开。问家树道:"表弟什么时候回来的?在外面吃过饭吗?我这里有侞油蛋糕,玫瑰饼干,要不要吃一点?"家树道:"我吃了饭,点心吃不下了。"陶太太一面说话,一面就把眼光对伯和浑身上下望了一望。伯和似乎觉悟过来了,便也进房去取了一根雪茄来怞着,也不知在哪里掏了一本书来,便斜躺在沙发上怞烟看书。家树虽然很惦记关寿峰,无如伯和说话,总要牵涉到关大姑娘身上去,犯着很大的嫌疑,只得默然无语,自走开了。不过心里就起了一个很大的疑问,关家搬走了,连自己都不知道,伯和何以知道他搬到后门去了?这事若果是真,必然是刘福报告的,回头我倒要盘问盘问他。今天且搁在心里。

  

   

  

  

  次日早上,伯和是上衙门去了。陶太太又因为晚上闹了一宿的跳舞,睡着还没有起来。两个小孩子,有老妈子陪着,送到幼稚园里去了。因此上房里面,倒很沉静。家树起床之后,除了漱洗,接上便是拿了一叠报,在沙发上看。这是老规矩,当在看报的时候,刘福便会送一碟饼干一杯牛侞来。陶家是带点欧化的人家,早上虽不正式开早茶,牛侞咖啡一类的东西,是少不了的。一会,送了早点进来,家树就笑道:"刘福!你在这儿多少年了,事情倒办得很有秩序。"刘福听了这句话,心里不由得一阵欢喜,笑道:"年数不少了,有六七年了。"家树道:"你就是专管上房里这些事吧?"刘福道:"可不是,忙倒是不忙,就是一天到晚都怞不开身来。"家树道:"还好,大爷还只有一个太太,若是讨了姨太太,事情就要多许多了。"刘福笑道:"照我们大爷的意思,早就要讨了,可是大奶奶很精明,这件事不好办。"家树笑道:"也不算精明,我看你们大爷,就有不少的女朋友。"刘福道:"女朋友要什么紧!我们大奶奶也有不少的男朋友呢!"家树道:"大奶奶的朋友,是真正的朋友,那没关系。你们大爷的女朋友,我在跳舞场上会过的,象妖精一样,可就不大妥当。你大爷的事情,我是知道,专门留心女子身上的事,好比我打算跟着那关寿峰想学一点武术,这也没有什么可注意的价值。他因为关家有个姑娘,就老提到她,常说关家搬到后门去住了,叫我找她去,你看好笑不好笑?"刘福听了这话,脸上似乎有些不自在的样子。家树道:"搬到后门去了,他怎么会知道?

  

  大概又是你给你们大爷调查得来的。"刘福也不知道自己主人翁是怎样说的,倒不敢一味狡赖,便道:"我原来也不知道,因为有一次有事到后门去,碰着那关家老头,他说是搬到那儿去了。究竟住在哪儿?我也不知道。"家树看那种情形,就料到关家搬家,和他多少有些关系。也不知道如何把个戆老头子AE?走了,心里很过意不去。不过他们老疑惑我认识那老头子,是别有用意,我倒不必去犯这个嫌疑。明白到此,也就不必向下追问。当时依然谈些别的闲话将这事遮盖过去。

  

   

  

  

  吃过午饭,家树心想,这一些时候玩够了,从今天气,应该把几样重要的功课趁闲理一理。于是找了两本书,对着窗户,就摊在桌上来看。看不到三页,有一个听差进来说:"有电话来了,请表少爷说话。"他是大门口的听差,家树就知道是前面小客室里的电话机说话,走到前面去接电话。说话的是个妇人声音,自称姓沈。家树一听,倒愣住了。哪里认识这样一个姓沈的?后来她说:"我们姑娘今天到先农坛一家茶社里去唱,你没有事,可以来喝碗茶。"家树这才明白了,是凤喜的母亲沈大娘打来的电话。便问:"在哪家茶社里?"她说:"记不着字号,你要去总可以找着的。"家树便答应了一个"来"字,将电话挂上了。回到屋子里去想了一想,凤喜已经到茶社里去唱大鼓了。这茶社里,究竟象个局面,不是外坛钟楼下那样难堪。她今天新到茶社,我必得去看看。这样一计算,刚才摊出来的书本,又没有法子往下看了。好容易捺下性子来看书,没有看到三页,怎么又要走?还是看书吧!因此把刚才的念头抛开,还是坐定了看书。说也破怪,眼睛对看书上,心里只管把凤喜唱大鼓的情形,和自己谈话的那种态度,慢慢的一样一样想起,仿佛那个人的声音笑貌,就在面前。自己先还看着书,以后不看书了,手压住了书,头AE?着,眼光由玻璃窗内,直射到玻璃窗外。玻璃窗外,原是朱AE?的圆柱,彩画的屋檐,绿油油的葡萄架,然而他的眼光,却一样也不曾看到,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,穿了淡蓝竹布的长衫,雪白的脸儿,漆黑的发辫,清清楚楚,AE?AE?整整的,对了他有说有笑……

  

  家树脑子里出现了这一个幻影,便记AE?那张相片,心里思索着:当时收AE?那张相片的时候,是夹在一本西装书里,可是夹在哪一本西装书里,当时又没有注意。于是便把横桌上摆好了的书,一本一本提出来抖一抖,以为这样找,总可以找出来的。不料把书一起抖完了,也不见相片落下来。刚才分明夹在书里的,怎么一会儿又找不着了?今天也不知道为了什么,老是心猿意马,作事AE?AE?忽忽的。只这一张相片,今天就找了两次,真是莫名AE?妙。于是坐在椅子上出了一会神,细想究竟放在哪里?想来想去,一点不错,还是夹在那西装书里。因此站起来在屋子里踱来踱去,以便想起是如何拿书,如何夹AE?,偶然走到外边屋子里,看见躺椅边短几上,放了一本绿壳子的西装书,恍然大悟,原是放在这本书里的。当时根本上就没有拿到里边屋子里去,自己拚命的在里边屋里找,岂不可笑吗?在书里将相片取出,就靠在沙发上一看,把刚才一阵忙乱的苦恼,都已解除无遗。看见这相,含笑相视,就有一股喜AE?迎人。心想:她由钟楼的露天下,升到茶社里去卖唱,总算升一级了。今天是第一次,我不能不去看看。这样一想,便不能在家再坐了。在箱子里拿了一些零碎钱,雇了车,一直到先农坛去。

  

  这一天,先农坛的游人最多,柏树林子下,到处都是茶棚茶馆。家树处处留意,都没有找着凤喜,一直快到后坛了,那红墙边,支了两块芦席篷,篷外有个大茶壶炉子,放在一张破桌上烧水。过来一点,放了有上十张桌子,蒙了半旧的白布,随配着几张旧藤椅,都放在柏树荫下。正北向,有两张条桌,并在一处。桌上放了一把三弦子,桌子边支着一个鼓架。家树一看,猜着莫非在这里?所谓茶社,不过是个名,实在是茶摊子罢了。有株柏树兜上,有一条二尺长的白布,上面写了一行大字是"来远楼茶社"。家树看到,不觉自笑了AE-来,不但不能"来远",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"楼"。

  

   

  

  

  家树望了一望,正要走开,只见红墙的下边,有那沈大娘转了出来。她手上拿了一把大片扇,站在日光里面,遥遥的就向樊家树招了两招,口里就说道:"樊先生!樊先生!就是这儿。"同时凤喜也在她身后转将出来,手里提了一根白棉线,下面拴着一个大蚂-E,笑嘻嘻向着这边点了一个头。家树还不曾转回去,那卖茶的伙计,早迎上前来,笑意:"这儿清静,就在这里喝一碗吧。"家树看一看这地方,也不过坐了三四张桌子,自己若不添上去,恐怕就没有人能出大鼓书钱了。于是就含着笑,随随便便的在一张桌边坐了。凤喜和沈大娘,都坐在那横条桌子边。她只不过偶然向着这边一望而已。家树明白,这是她们唱书的规矩:卖唱的时候,是不来招呼客人的。

  

  过了一会儿,只见凤喜的叔叔,口里衔着一支烟卷,一步一点头的样子,慢慢走了过来。他身后又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,黄黄的脸儿,梳着左右分垂的两条黑辫。她一跑一跳,两个小辫跳跑得一甩一甩的,倒很有趣。到了茶座里,凤喜的叔叔,和家树遥遥的点了两个头,然后就坐到横桌正面,抱AE?三弦试了一试。先是那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,打着鼓唱了一段,自己拿个小柳条盘子,挨着茶座讨钱。共总不过上十个人,也不过扔了上十个铜子,家树却丢了一张铜子AE?。女孩子收回钱去了,凤喜站起来,牵了一牵她的蓝竹布长衫,又把手将头发的两鬓和脑顶上,各抚摩了一会子。然后才到桌子边,拿AE?鼓板,敲拍起来。当她唱的时候,来往过路的人,倒有不少的站在茶座外看。及至她唱完了,大家料到要来讨钱,零零落落的就走开了。凤喜的叔叔,放下三弦子,对着那些走开人的后背,望着微叹了一口气,却亲自拿了那个柳条盘子向各桌上化钱。他到了家树桌上,倒格外的客气,蹲了一蹲身子,又伸长了脖子,笑了一笑。家树也不知道什么缘故,只是觉得少了拿不出手,又掏了一块钱出来,放在柳条盘子里。凤喜叔叔身子向前一弯道:"多谢!多谢!"家树因此地到东城太远,不敢多耽搁,又坐了一会,会了茶帐,就回去了。

  

  自这天气,家树每日必来一次,听了凤喜唱完,给一块钱就走。一连四五天,有一日回去,走到内坛门口,正碰到沈大娘,她一见面,先笑了,迎上前来道:"樊先生!你就回去吗?明天还得请你来。"家树道:"有功夫就来。"沈大娘笑道:"别那样说,别那样说,你总得来一趟,我们姑娘,全指望着你捧,你要不来,我们就没意思了。"说时,她将那大AE-扇撑住了下巴颏,想了一想,就低声道:"明天不要你听大鼓,你早一点儿来。"家树道:"另外有什么事吗?"沈大娘道:"这个地方,一早来就最好。你不是爱听凤喜说话吗?明天我让她陪你谈谈。"家树红了脸道:"你一定要我来,我下午来就是了。"沈大娘回头一望,见身后并没有什么人,却将AE?扇轻轻儿的拍了一拍他的手胳膊,笑道:"别!早上来吸新鲜空AE?多好!我叫凤喜六点钟就在茶座上等你,我岂不了那早,可是不能来陪。"家树要说什么,话到口头,又忍了回去,站在路心,对沈大娘一笑。沈大娘还是将扇叶子轻轻的拍了他,低低的道:"别忘了,早来!明天会……不,明天我会你不着,过天会吧。"说罢,就一笑走了。家树心想,她叫凤喜明天一早陪我谈话,未见得是出于什么感情作用,恐怕是特别联络,多要我两个钱而已。不过虽是这样,我还得来。我要不来,让凤喜一个人在这儿等,叫她等到什么时候哩!当日回去,就对伯和夫妇撒了一个谎,说是明天要到清华大学去找一个人,一早就要出城。伯和夫妇知道他有些旧同学在清华,对于这话,倒也相信。

  

   

  

  

  次日,家树AE?了一个早,果然五点钟后就到了先农坛内守了。那个时候,太阳在东方起来不多高,淡黄的颜色,斜照在柏林东方的树叶一边,在林深处的柏树,太阳照不着,翠苍苍的,却吐出一股清芬的柏叶香。进内坛门,柏林下那一条平坦的大路,两面栽着的草花,带着露水珠子,开得格外的鲜艳。人在翠荫下走,早上的凉风,带了那清芬之AE?,向人身上AE?将来,精神为之一爽。最是短篱上的牵牛花,在绿油油的叶丛子里,冒出一朵朵深蓝浅紫的大花,是从来所不易见。绿叶里面的络纬虫,似乎还不知道天亮了,令叮令叮,偶然还发出夜鸣的一两声余响。这样的长道,不见什么游人,只瓜棚子外面,伸出一个吊水辘轳,那下面是一口土井,辘轳转了直响,似乎有人在那里汲水。在这样的寂静境界里,不见有什么生物的形影。走了一些路,有几个长尾巴喜鹊在路上带走带跳的找零食吃,见人来到,哄的一声,飞上柏树去了。家树转了一个圈圈,不见有什么人,自己觉得来得太早,就在路边一张露椅上坐下休息。那一阵阵的凉风,吹到人身上,将衣服和头发掀动,自然令人感到一种舒服。因此一手扶着椅背,慢慢的就睡着了。

  

  家树正睡时,只觉有样东西拂得脸怪痒的,用手拨几次,也不曾拨去。睁眼看时,凤喜站在面前,手上高提了一条花布手绢,手绢一只犄角,正在鼻子尖上飘荡呢。家树站了AE-来笑道:"你怎么这样顽皮!"看她身上,今天换了一件蓝竹布褂,束着黑布短裙,下面露出两条着白袜子的圆腿来,头上也改挽了双圆髻,光脖子上,露出一排稀稀的长毫毛。这是未开脸的女子的一种表示。然而在这种素女的装束上,最能给予人一种处女的美感。家树笑道:"今天怎么换了女学生的装束了?"凤喜笑道:"我就爱当学生。樊先生!你瞧我这样子,冒充得过去吗?"家树笑道:"AE?但可以冒充,简直就是么!"她说着话,也一挨身在露椅上坐下。家树道:"你母亲叫我一早到这里来会你,是什么意思?"凤喜笑道:"因为你下午来了,我要唱大鼓,不能陪你,所以早晌约你谈谈。"家树笑道:"你叫我来谈,我们谈什么呢?"凤喜笑道:"谈谈就谈谈么,哪里还一定要谈什么呢?"家树侧着身子,靠住椅子背,对了她微笑。她眼珠一溜,也抿嘴一笑。在胁下纽绊上,取下手绢,右手拿着,只管向左手一个食指一道一道缠绕着。头微低着,却没有向家树望来。家树也不作声,看她何时为止。过了一会子,凤喜忽然掉转头来,笑道:"干吗老望着我?"家树道:"你不是找我谈话吗?我等着你说呢。"凤喜低头沉吟道:"等我想一想看,我要和你说什么……哦,有了,你家里都有些什么人?"家树笑道:"看你的样子,你很聪明,何以你的记性,就是这样坏!我上次不是告诉你了吗?

  

  怎么你又问?"凤喜笑道:"你真的没有么?没有……"说时,望了家树微笑。家树道:"我真没有定亲,这也犯不着说谎的事。你为什么老问?"凤喜这倒有些不好意思,将左腿架在右腿上,两只手扯着手绢的两只角,只管在膝盖上磨来磨去,半晌,才说道:"问问也不要紧呀!"家树道:"紧是不要紧,可是你老追着问,我不知你有什么意思?"凤喜摇了一摇头微笑着道:"没有意思。"家树道:"你问了我了,我可以问你吗?"凤喜道:"我家里人你全知道,还问什么呢?"家树道:"见了面的,我自然知道。没有见过面的,我怎样晓得?你问我有没有,你也有没有呢?"凤喜听说把头起到一边,却不理他这话。在她这一边脸上,可以看到她微泛一阵喜色,似乎正在微笑呢。家树道:"你这人不讲理。"凤喜连忙将身子一扭,掉转头来道:"我怎样不讲理?"家树道:"你问我的话,我全说了。我问你的话,你就一个字不提。这不是不讲理吗?"凤喜笑道:"我问你的话,我是真不知道,你问我的话,你本来知道,你是存心。"家树被她说破,倒哈哈的笑起来了。凤喜道:"早晌这里的空气很好,溜达溜达,别光聊天了。"说时,她已先站起身来,家树也就站起,于是陪着她在园子里。

  

  二人走着,不觉到了柏林深处。家树道:"你实说,你母亲叫你一早来约我,是不是有什么事求我?"凤喜听说,不肯作声,只管低了头走。家树道:"这有什么难为情的呢?我办得到,我自然可以办。我办不到,你就算碰了钉子。这儿只你我两个人,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。"凤喜依然低了头,看着那方砖AE?的路,一块砖一块砖,数了向着前面走,还是低了头道:"你若是肯办,一定办得到的。"家树道:"那你就尽管说吧。"凤喜道:"说这话,真有些不好意思。可是你得原谅我,要不,我是不肯说的。"家树道:"你不说,我也明白了。

  

  莫不是你母亲叫你和我要钱?"凤喜听说,便点了点头。家树道:"要多少呢?"凤喜道:"我们总还是认识不久的人,你又花了好些个钱了,真不应该和你开口。也是事到头来不自由,这话不得不说。我妈和'翠云轩'商量好了,让我到那里去唱。不过那落子馆里,不能象现在这样随便,总得做两件衣服。所以想和你商量,借个十块八块的。"家树道:"可以可以。"说时,在身上一摸,就摸出一张十元的钞票,交在她手上。

  

  凤喜接了钱,小心的把钱放进口袋里,这才抬起头回过脸来,很郑重的样子说道:"多谢多谢。"家树道:"钱我是给你了,不过你真上落子馆唱大鼓,我很可惜。"凤喜道:"你倒说是这样要饭的一样唱才好吗?"家树道:"不是那样。你现在卖唱,是穷得没奈何,要人家的钱也不多,人家听了,随便扔几个子儿就算了。你若是上落子馆,一样的望客人花一块钱点曲子,非得人捧不可,以后的事就难说了。那个地方是很堕落的,'堕落'这两个字你懂不懂?"凤喜道:"我怎么不懂!也是没有法子呀。"说时,依旧低了头,看着脚步下的方砖,一步一步,数了走过云。家树也是默然,陪着她走。过了一会道:"你不是愿意女学生打扮吗?我若送你到学堂里念书去,你去不去呢?"

  

  凤喜听了这句话,猛然停住脚步不走。回过头却望着家树道:"真的吗?"接上又笑道:"你别拿我开玩笑。"家树道:"决不是开玩笑,我看你天分很好,象一个读书人,我很愿帮你的忙,让你得一个好结果。"凤喜道:"你有这样的好意,我死也忘不了。可是我家里指望着我挣钱,我不卖唱,哪成呢?"家树道:"我既然要帮你的忙,我就帮到底。你家里每月要用多少钱,都是我的。我老实告诉你,我家里还有几个钱,一个月多花一百八十,倒不在乎的。"凤喜扯着家树的手,微微的跳了一跳道:"我一世做的梦,今天真有指望了。你能真这样救我,我一辈子不忘你的大恩。"说着,站了过来,对着家树一鞠躬,掉转身就跑了。家树倒愣住了,她为什么要跑呢?

  

  要知跑的原因为何,下回分解。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

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登录

设置

阅读背景
字体大小
A-
14
A+
页面宽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