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回 苏教师落水逢故 侯公子赴南践盟
桃花扇
第十二回 苏教师落水逢故 侯公子赴南践盟
作者:孔尚任  |  字数:2044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1-10-14 14:15:54

  话说高杰已被许定国赚杀,持其首级投顺北朝献功而去。黄河岸上尽是逃命兵卒,沿河奔跑。时苏昆生受了香君之托,一心要往高杰营内寻找朝宗,背着包裹,雇了一个驴儿骑着急走。那知高杰逃窜兵马在河岸上逃命,昆生正走之时,只见数十个逃兵赶上,把昆生一推,推下河中,夺驴跑了。幸而昆生落在浅处,水也不甚溜,立在水中,头顶包裹,高声呼叫:“救人,救人!”正在危急之时,见前面有一小舟,一男子撑着,方欲泊船。船中有一贫婆唤说:“驾长,你看浅滩中有一人喊叫救人,想是然水难人,你我撑过船去,救他一命,积个阴德何如?”舟子说:“黄河水溜,不是当要的!”贫婆说:“人行好事,大王爷自然加护的。”舟子听贫婆之言,即忙撑船至浅水边,呼说:“快快上来,合该你不死。”昆生见舟子伸篙在面前,遂攀篙上船,满身湿衣,在船头上只是打颤,说:“好冷,好冷!”舟子说:“待我拿身干衣服来与你穿换。”昆生说:“多谢!”舟子取了干衣,昆生脱下湿衣换了,纳头便拜,说:“幸蒙驾长捞救,得以不死,真俺重生父母。”只顾叩头,舟子说:“不干我事,亏了这位娘子叫我救你的。”昆生闻言,即向舱中拜谢,抬头一看,大惊:“你是李贞丽,为何在这船上?”婆子亦惊,仔细看了看,“那不是苏师父,你从那里来,却落在水中?”二人各挥泪相认,坐在舱中,昆生将香君托他寄扇寻找朝宗,“闻他在高杰署内,找寻至此,不料被乱兵夺驴,掀在水中,幸遇娘子捞救,此恩非浅!”且问贞娘:“你既入田府,怎得到此?”贞娘面带羞容说:“我自那夜被马士英家丁抬送田仰船中,孰知田仰夫人甚是嫉妒,一见我上船,即与田仰撕闹,不容我在船上。田仰惧内,不敢违拗,遂将我转嫁这个驾长,却也相得,只是日夜挂念香君,不知他近来光景何如?”舟子在旁,见他二人说到伤心处,知他二人原是旧识,遂向贞丽说:“娘子,你且取盆火来,给这位老人家烘干衣服,你们再叙罢,我要睡去哩。”舟子遂向后舱里盹睡而去。正是:

  

  闭门不管窗前月,吩咐梅花自主张。

  

  且说二人正在舱中烘衣叙话,只见河内有有舟子撑船,一人在舱坐着,说:“驾长,这是吕梁地方了,扯起篷来,早赶一程,明日要起早哩。”撑船人说:“相公,不要心急!这样风浪,如何行得?你看那边有一船泊在那里,我们亦凑泊一处,暂住一夜,俟风息浪静时,再往前去罢。”舱内说:“凭你罢。”遂将船亦泊在贞丽船边。舱中人说:“惊魂稍定,不免略盹一盹。”遂卧在船上睡去。

  

  昆生在船上烘衣,与贞丽讲话,见一客船来帮泊一处,舟中有一秀士,虽然天黑,看不分明,说话声音有些耳熟,遂放所烘之衣,出舱来问舟子:“你那船要往何处去的?也泊在此?”舟子说:“我送一相公往归德去的。”昆生说:“我亦要往归德去的,不知你相公是何等样人?”舟子未及回答,早已惊醒朝宗起来,问驾长:“你与何人说话,将我的梦头惊醒?”舟子说:“要往归德去的一位老客官。”侯生出舱一看,大惊,问道:“那船上站的,莫非苏昆生么?”昆生一看,就说:“莫非侯相公么?我那里不曾寻到,却在这里!贞娘快来,侯郎在此。”贞丽出舱来一看,说:“侯郎,你好负心,将我女儿抛在院中楼上,怎再不去看看?”侯生说:“我因避祸,随着高杰防河,故尔未回。你二人既在此,想必香君亦与你同在船上,快请来相见!”贞娘说:“香君果在此,岂不是天大喜事?只是香君从你避祸之后,日夜思你,足迹不出楼门,适有一大官央龙友杨爷持银三百两,三番两次要娶香君为妾。”侯生未等说完,急顿足说:“我的香君,怎的他改适了?”贞娘说:“他原不曾嫁,香君立志替你守节,碰死在楼上。”侯生大哭说:“我的香君呀!怎的便碰死了?”贞娘说:“死是不曾死,碰的鲜血满面,不能动移,楼下还声声要人,一时无奈,妾身权充香君,替他嫁了田仰。”侯生喜曰:“好,好,你竟嫁田仰了,今日坐船要往那里去?”贞娘带羞不语。昆生说:“他为田仰妒妇所逐,如今转嫁这船上一位将爷了。”侯生微笑说:“有这些风波,可怜,可怜!”因问昆生:“你怎得到此?”昆生说:“香君在院中日日盼你不回,特托俺持书寻你。”侯生问:“书在那里?”昆生将包袱解开,取扇递与侯生。侯生接来一看,“这是小生赠他的定情诗扇,怎说是书?”又看了看那一面,“是谁画的桃花?”昆生遂把香君碰破花容,溅污扇面,龙友添上梗叶,成了几枝折枝桃花说了一遍。侯生仔细一看,见果然是些血点,遂满眼流泪说:“害死我的香君了!这桃花扇真是小生至宝,少不得朝夕叩拜,但不知怎的在你手中?”昆生又将“以扇代书”的话说了一遍,侯生不觉大哭:“香君,香君!叫小生怎生报你?”又问道:“你怎生与贞娘同在船上?”昆生遂将黄河岸上遇着乱兵,被他们推在河中,幸亏贞娘着驾长捞救的话说了一遍,又问侯生:“你在高杰署内,怎得到此?”侯生亦将高杰不听谏言,辞了高杰,后高杰被许兵刺杀,恐许兵踪迹,买舟南渡,从头说了一遍。昆生说:“既然如此,且到南京看看香君,再作道理。”侯生欣然说:“有理!目下怕有人踪迹,快快换衣,大家开船去罢!”遂即别了贞娘,同昆生开船往南京而来,不知可能寻着香君否?

  

  且听下回分解。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设置

阅读背景
字体大小
A-
14
A+
页面宽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