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折
西厢记
第二折
作者:王实甫  |  字数:2239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1-10-14 18:14:45

  [夫人引俫上云]这几日窃见莺莺语言恍惚,神思加倍,腰肢体态,比向日不同;莫不做下来了么?

  

  [伝]前日晚夕,奶奶睡了,我见姐姐和红娘烧香,半晌不回来,我家去睡了。

  

  [夫人云]这桩事都在红娘身上,唤红娘来!

  

  [俫来唤红科]

  

  [红云]哥哥唤我怎么?

  

  [伝]奶奶知道你和姐姐去花园里去,如今要打你哩。

  

  [红云]呀!小姐,你带累我也!小哥哥,你先去,我便来也。

  

  [红唤旦科]姐姐,事发了也,老夫人唤我哩,却怎了?

  

  [旦云]好姐姐,遮盖咱!

  

  [红云]娘呵,你做的隐秀者,我道你做下来也。

  

  [旦念]月圆便有阴云蔽,花发须教急雨催。

  

  [红唱]

  

  [越调]

  

  [斗鹌鹑]则着你夜去明来,倒有个天长地久;不争你握雨携云,常使我提心在口。你则合带月披星,谁着你停眠整宿?老夫人心数多,情性?;使不着我巧语花言,将没做有。

  

  [紫花儿序]老夫人猜那穷酸做了新婿,小姐做了娇妻,这小贱人做了牵头。俺小姐这些时春山低翠,秋水凝眸,别样的都休,试把你裙带儿拴,纽门儿扣,比着你旧时肥瘦,出落得精神,别样的风流。

  

  [旦云]红娘,你到那里小心回话者!

  

  [红云]我到夫人处,必问:“这小贱人,

  

  [金蕉叶]我着你但去处行监坐守,谁着你迤逗的胡行乱走?”若问着此一节呵如何诉休?你便索与他个“知情”的犯由。

  

  姐姐,你受责理当,我图甚么来?

  

  [调笑令]你绣帏里效绸缪,倒凤颠鸾百事有。我在窗儿外几曾轻咳嗽,立苍苔将绣鞋儿冰透。今日个嫩皮肤倒将粗棍抽,姐姐呵,俺这通殷勤的着甚来由?

  

  姐姐在这里等着,我过去。说过呵,休欢喜,说不过,休烦恼。

  

  [红见夫人科]

  

  [夫人云]小贱人,为甚么不跪下!你知罪么?

  

  [红跪云]红娘不知罪。

  

  [夫人云]你故自口强哩。若实说呵,饶你;若不实说呵,我直打死你这个贱人!谁着你和小姐花园里去来?

  

  [红云]不曾去,谁见来?

  

  [夫人云]欢郎见你去来,尚故自推哩。

  

  [打科]

  

  [红云]夫人休闪了手,且息怒停嗔,听红娘说。

  

  [鬼三台]夜坐时停了针绣,共姐姐闲穷究,说张生哥哥病久。咱两个背着夫人,向书房问候。

  

  [夫人云]问候呵,他说甚么?

  

  [红云]他说来,道“老夫人事已休,将恩变为仇,着小生半途喜变做忧”。他道:“红娘你且先行,教小姐权时落后。”

  

  [夫人云]他是个子孩儿家,着他落后怎么!

  

  [红唱]

  

  [秃厮儿]我则道神针法灸,谁承望燕侣莺俦。他两个经今月余则是一处宿,何须你一一问缘由?

  

  [圣药王]他每不识忧,不识愁,一双心意两下投。夫人得好休,便好休,这其间何必苦追求?常言道“女大不中留”。

  

  [夫人云]这端事都是你个贱人。

  

  [红云]非是张生小姐红娘之罪,乃夫人之过也。

  

  [夫人云]这贱人倒指下我来,怎么是我之过?

  

  [红云]信者人之根本,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。大车无囗,小车无軏,其何以行之哉?”当日军围普救,夫人所许退军者,以女妻之。张生非慕小姐颜色,岂肯区区建退军之策?兵退身安,夫人悔却前言,岂得不为失信乎?既然不肯成就其事,只合酬之以金帛,令张生舍此而去。却不当留请张生于书院,使怨女旷夫,各相早晚窥视,所以夫人有此一端。目下老夫人若不息其事,一来辱没相国家谱;二来张生日后名重天下,施恩于人,忍令反受其辱哉?使至官司,老夫人亦得治家不严之罪。官司若推其详,亦知老夫人背义而忘恩,岂得为贤哉?红娘不敢自专,乞望夫人台鉴:莫若恕其小过,成就大事,撋之以去其污,岂不为长便乎?

  

  [麻郎儿]秀才是文章魁首,姐姐是仕女班头;一个通彻三教九流,一个晓尽描鸾刺绣。

  

  [幺篇]世有、便休、罢手,大恩人怎做敌头?起白马将军故友,斩飞虎叛贼草寇。

  

  [络丝娘]不争和张解元参辰卯酉,便是与崔相国出乖弄丑。到底干连着自己骨肉,夫人索穷究。

  

  [夫人云]这小贱人也道得是。我不合养了这个不肖之女。待经官呵,玷辱家门。罢罢!俺家无犯法之男,再婚之女,与了这厮罢。红娘唤那贱人来!

  

  [红见旦云]且喜姐姐,那棍子则是滴溜溜在我身上,吃我直说过了。我也怕不得许多,夫人如今唤你来,待成合亲事。

  

  [旦云]羞人答答的,怎么见夫人?

  

  [红云]娘根前有甚么羞?

  

  [小桃红]当日个月明才上柳梢头,却早人约黄昏后。羞得我脑背后将牙儿衬着衫儿袖。猛凝眸,看时节则见鞋底尖儿瘦。一个恣情的不休,一个哑声儿厮耨。呸!那其间可怎生不害半星儿羞?

  

  [旦见夫人科]

  

  [夫人云]莺莺,我怎生抬举你来,今日做这等的勾当;则是我的孽障,待怨谁的是!我待经官来,辱没了你父亲,这等不是俺相国人家的勾当。罢罢罢!谁似俺养女的不长进!红娘,书房里唤将那禽兽来!

  

  [红唤末科]

  

  [末云]小娘子唤小生做甚么?

  

  [红云]你的事发了也,如今夫人唤你来,将小姐配与你哩。小姐先招了也,你过去。

  

  [末云]小生徨恐,如何见老夫人?当初在谁在老夫人行说来?

  

  [红云]休佯小心,过去便了。

  

  [幺篇]既然漏怎干休?是我相投首。俺家里陪酒陪茶倒撋就。你休愁,何须约定通媒媾?我弃了部署不收,你原来“苗而不秀”。呸!你是个银样镴枪头。

  

  [末见夫人科]

  

  [夫人云]好秀才呵,岂不闻“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”。我待送你去官司里去来,恐辱没俺家谱。我如今将莺莺与你为妻,则是俺三辈儿不招白衣女媚,你明日便上朝取应去。我与你养着媳妇,得官呵,来见我;驳落呵,休来见我。

  

  [红云]张生早则喜也。

  

  [东原乐]相思事,一笔勾,早则展放从前眉儿皱,美爱幽欢恰动头。既能够,张生,你觑兀的般可喜娘庞儿也要人消受。

  

  [夫人云]明日收拾行装,安排果酒,请长老一同送张生到十里长亭去。

  

  [旦念]寄语西河堤畔柳,安排青眼送行人。

  

  [同夫人下]

  

  [红唱]

  

  [收尾]来时节画堂箫鼓鸣春昼,列着一对儿鸾交凤友。那其间才受你说媒红,方吃你谢亲酒。

  

  [并下]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目录

第二本 崔莺莺夜听琴杂剧共6章·本卷共10769
第一本 张君瑞闹道场杂剧共5章·本卷共8749
第三本 张君瑞害相思杂剧共5章·本卷共8780
第四本 张君瑞梦莺莺杂剧共5章·本卷共7563
第五本 张君瑞庆团圆杂剧共5章·本卷共9541

设置

阅读背景
字体大小
A-
14
A+
页面宽度